[银幻]自习课不要闲聊

自习课千万不要闲聊,不然你可能把婚都求了

一个小甜文我肝了三天?!!
不管怎样,我写出来了哈哈哈哈哈某人的呢 @切尔温特

前桌的同学转过来,看了看正在整理试卷的银爵,又看了看埋头认真做笔记的紫堂幻,最终还是转向紫堂幻:“哎,紫堂幻,你作业借我看一下呗。”银爵慢慢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拿下来,不带任何起伏地说:“要看我的吗?”前桌差点把头扭断,疯狂摇头:“不需要不需要,我自己再看看。”
紫堂幻看着笔记无声笑了起来,银爵看了他一眼,紫堂幻回他一个夹卷子的夹子。
过了一会儿,紫堂幻放下手中的作文素材,小声嘟囔了一句:“有点过分。”银爵在不完善的答案旁边打了一个叉,凑过来看紫堂幻在看什么,紫堂幻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一下刚刚看的一条新闻案例:某婚礼上,激动的宾客把该教堂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像打碎了。
银爵皱了一下眉,在草稿纸边缘写了一句话:婚礼只要两个人就够了。当时是高二的自习课,学生们还没有那么紧张,好多人在小声说话,紫堂幻抿了一下嘴角,轻声说:“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嘛,还是要有一个见证。”银爵点点头,开始对照自己的答案,紫堂幻接着说:“我想我会邀请金和凯莉他们,但是不会告诉太多人。”
银爵把作业推到一边,专心听起来,紫堂幻接着说:“但是我家族里的其他人不一定来,”说完,他好像不经意间扫了一眼银爵,“会不会很奇怪?”银爵认真说:“不会,可以理解。”
“谢谢,”紫堂幻捏着笔想了一会,自言自语:“最好是在一个比较小且偏僻的教堂里,感觉安静的环境会更好。”没想到银爵用笔尖敲了敲草稿纸:“偏僻的话宾客往来不便。”
“也是。”紫堂幻敲了敲脑门,这个小动作让银爵的思路停滞了好一会。
然后,银爵接着说:“小而偏僻也可以,毕竟这是自己的事。”紫堂幻笑着说:“热闹一点也很好。”银爵摇摇头,他微微皱起鼻翼,英挺的五官在紫堂幻看来有孩子般的不开心,所以紫堂幻又说了一遍:“只邀请相熟的朋友。人不会很多”
银爵点点头,又加上一句:“我还不是基督徒。”紫堂幻不假思索:“又不一定是在教堂,可供选择的地方其实很多。”二人同时陷入了沉思,最后,紫堂幻叹了一口气:“唉,我们对这种事了解太少了,现在还是不要关心这些了,可能那时我的父亲和哥哥也会对我满意一点,会愿意参加我的婚礼。”
银爵几次想说点什么都失败了,于是他在草稿纸上画了好多火柴人,然后用黑笔把其中两个人圈起来,其他人圈在外面,用笔尖点着被圈在外面的小人说:“这是他们。”紫堂幻愣了一下,银爵的笔没有停,笔尖一圈圈画下来,那个保护两个小火柴人的圈不断变宽加黑,银爵点着圈里的小人一本正经:“这是你。”
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一瞬间,紫堂幻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脑子里只有银爵的声音:“这样已经很好,他们不值你这么费心。”
“啊!”下课铃响了,紫堂幻匆忙翻开已经做完了的试卷,胳膊肘把水杯碰的转了小半个圈,手一抖又把笔帽碰掉了:“抱,抱歉,居然用这种事耽误你这么长时间。”银爵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顺带着把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反了的答案转正:“没有多长时间,”他停顿了一会,说:“是我比较感兴趣。”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