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哨向]黑暗哨兵预备役堕落记事(五)

本章会有丰固出场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神荼告诉自己:你要成为黑暗哨兵,你没有选择

神荼让安岩写留下来的申请书时,他们都没有想到这薄薄的一张纸会给他们二人和整个塔带来多大的改变。
交完申请书,安岩左顾右看,他现在正处于这座塔的核心部分,好奇的样子和周围步履匆匆的精英们格格不入,偶尔有人冲他露出轻蔑的神色,也会在看到旁边的神荼后迅速移开视线。
突然,低声的交谈停止了,匆匆的脚步声也消失了,整个大厅里的哨兵向导都停下来看向那个推着轮椅的人。
那个从前意气风发,如今一脸死寂的哨兵和轮椅里面色如常仿佛只是沉睡的向导。原来如同死水的大厅又运转起来了,安岩听到身边的两个向导低声说:“那就是丰绅殷德和固伦和孝啊。”“真是可怜,为什么固伦小姐受伤的地方在大脑呢?”
看着这样的两个人,神荼的手指又在无意中收紧了,面前的两个人好像和自己印象中的父母重合了,耳边好像又响起父亲的话语:“哨兵向导一旦结合就不能分开,你的妈妈受了伤,我当然要离开塔陪在她的身边啦,我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
丰绅殷德毫不在意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只是推着自己昏迷不醒的爱人兼向导往前走。他没办法不带着固伦,他的波罗,没有死在敌人的手里却可能在自己人这里永远沉睡下去。毕竟在某些人眼里固伦最大的价值就是用一死换来丰绅殷德成为黑暗哨兵的机会。
丰绅走到神荼的面前,抬起头,许久才说:“我不该和波罗结合,神荼,我真羡慕你。”神荼的幻像又出现了,周围的声音好像隔了一层屏障一样模糊不清,幻象中出现了一个趴在地上的女人,鲜血从女人的身下漫开,一直流到神荼的脚下,神荼咬破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同时听到自己毫无感情的清晰的字句:“通过离开塔换取固伦小姐的安全是不可能的,塔里不会批准你。”
“为什么!”
“这方面失败的案例太多了。”神荼的瞳孔陡然缩小,幻想中,大量的鲜血从他视线中的各处喷溅而出,汇成红色的河流流淌在大厅的地板上,血液从丰绅殷德的脸上滴落顺着固伦长长的头发汇集到地面,假的,都是幻象,可是,神荼的眉毛痛苦地拧起,怎么也摆脱不了这种幻象。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神荼紧紧握起的拳头,于此同时,令人神清气爽的感觉顺着两人相触的地方传来,迅速且坚定地将神荼笼罩其中,满目的猩红淡下去,嘈杂的交谈声显出来,神荼深吸一口气,终于压下来幻象。
丰绅小声叫“波罗,波罗”固伦歪到一边的头部被他轻轻放到椅背正中间:“波罗我们要走了。”神荼说:“不要放弃她。”
“我当然不会,”丰绅殷德直直看向神荼“这是我们的选择,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时,丰绅殷德原本了无生气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亮光,依稀可见从前的凌厉,他露出了一个完全可以被称为期待的表情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神荼你也是,”丰绅的目光毫无掩饰,象把刀子一样刮过安岩扣在神荼手背上的那只手,又顺着手臂刺向安岩“这好像不是你的向导啊。”神荼侧身挡住他的目光,丰绅用轻松的语气说:“真想看到你的选择。”
可是接下来丰绅的表情迅速消失,他整个人又陷入黑暗的情绪内:“波罗看不到了,”他的声音好像是从整个身体内部被挤出来一样“波罗也对你的选择很感兴趣,但是她看不到了。”
安岩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叫丰绅殷德的男人现在脸上的表情。

评论(1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