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哨向】今天就要开始造反

假装消失了很长时间的人,不是我

OOC概不负责~


也许是痛到麻木了吧,在一瞬间安岩居然感觉不到腹部伤口的存在,他靠着墙慢慢滑坐在地上,感觉自己好像恢复了一点力气。这里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希望以后跑来探险的孩子不会被自己的尸体吓到,算了,这边离市区这么远真的会有孩子来吗,都这个时候了还在乱想什么。安岩定定看着悄无声息出现在门口的哨兵说:“士兵,希望你下手能快一点。”

虽然面前受伤的向导明显已经丧失抵抗的能力和想法,哨兵还是不敢放松警惕,他紧紧盯着靠着墙半垂着头的人,抬高枪口,突然,空气的流向发生了变化,哨兵手中的枪调转方向,对准身旁:“队长,上头命令,不准您执行除侦查意外的一切任务!”

“命令有变,上头让我亲自来杀这个人。”随着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声音,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出,哨兵还想说什么,在感受到来者毫不掩饰的杀气后还是后退几步,只好在强调完“我和其他人在约定好的地方等您汇合。”说完就连忙离开。

“你在说谎。”

黑暗中,向导的视线受到影响,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盯着半个身子浸在阴影中的人说:“他们才不会给你看到我的机会的,不过他们还是太自负了,居然让你负责找到我,也对,除了你,谁还和我有精神联系呢,”对方一动不动,安岩轻轻说:“好久不见,神荼。”

“为什么只有我能感知到你。”

“当然是因为我给你做过精神疏导,看你忘得这么干净,最近被不少向导疏导过吧。”

“二十一。”

“哈,比我想的还要多一点,”神荼感觉对方的声音变低了一点“你要不要过来一点,我又伤不了你。”

神荼一直走到安岩脚边才停下,安岩这才发现他的下半张脸隐在面罩后,今晚月光很淡,他露出面罩的部分在黑暗中呈现出瓷一样的青白色。

透过面罩,神荼的声音有点发闷:“我们是什么关系?”

安岩耸耸肩,感觉自己像是始乱终弃的负心人:“曾经给你做过一次精神疏导而已,就和塔里最近给你找的那二十一个向导一样。”

“为什么我对你感知这么敏锐?”

“我怎么知道?或许你曾经暗恋我吧,真是看不出来啊神荼。”安岩温柔地仰头看着那双眼睛,它们像是冰封的湖面在夜晚折射着冷冷的月光,这让他又怀念阳光在这双眼睛里跳脱的样子,可是现在离天亮还早着呢。安岩感觉自己眼眶发酸:“动手吧,士兵,你说过是来杀我的,不要言而无信。反正我也活不了,我更愿意是你来。”

“为什么是我?”

“我不知道,大概是你长得更好看吧,反正比刚刚那个人好看多了。”

“最后一个问题,向导,为什么要背叛塔。”

“我记得你从前杀人时从来不废话的。”

“回答我的问题!”

安岩尽量用一种毫不在意的声音说:“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这和我的哨兵有关,要不然我一个百年一遇的S级向导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他停顿了一会,继续说:“怎么给你解释呢,曾经,这个世界最黑暗的角落诞生了一个只能在地下活动的怪物,后来,一场很大的战争爆发了,怪物也趁机壮大跑到了地面上,这没关系,虽然它那时借机把持着一部分国家,但是随着和平时代的到来,怪物一定会在阳光下死去,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这时,神荼突然把手按在武器上,安岩苦笑一下,闭上眼,没想到神荼挡在他身前开了枪,惨叫和身体倒地的声音传来后,安岩有点犹豫地说:“你……我的话是不是很多?”

神荼盘腿坐在安岩身边,单手解开脸上扣着的面罩,扫视他腰上的伤口说:“也不是很多。”

“是一般多,对不对?”安岩暗中翻了个白眼,反正哨兵能看到,“这个怪物就是塔,后来呢,塔这个东西终于要存活不下去了,手里原本操控着的国家纷纷脱离,这时反而是塔成了附属,为政府服务。但是目前的塔拥有一种谁都夺不走的武器。”

安岩突然停下来,说:“你该动手了,要是再迟一点,说不定就是咱们两具尸体躺在一起聊天了。”

神荼摇头,又单手给自己扣上面罩,”他们不是对手。”

安岩感到笑意使自己的鼻腔发痒,他靠在身旁的杂物堆上,盯着神荼带着一点寒芒的眼睛,“怪物不甘心被攀附着的生物消灭,它想要逆势而行,消灭所有阻止它的人,而我的哨兵就是怪物身上最尖利的爪子之一,从小到大,他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杀该杀的人,”安岩笑了起来,带点不清不楚的得意意味,“但是他遇到了我,我告诉他塔隐瞒他的所有事情,神荼,没有人会傻到丢下结合对象孤身对抗塔,是塔,在我和哨兵之间做出选择,弃我保他,这么说也不准确,毕竟他现在估计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吧。”

现在,就连安岩都能感受到潜伏在工厂周围的哨兵了,但是既然神荼说没问题那么安岩从来不会往有问题上考虑,忽略掉他们当前所处的环境,安岩歪着头的样子看起来人畜无害:“所以,神荼,不准备给自己久别的向导一个拥抱吗?”


评论(1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