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幻】暗恋对象的照片应该放在?

送给一个超——级——可爱的小姑娘 @吃货小胖砸 

希望她会喜欢嘻嘻

“要让一个人窒息而死只需要五分钟,同学们记住了哇·,只要五分钟……”校医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前排的金扭过头问紫堂幻:“他这是什么意思啊,教唆祖国未来的花朵?”

紫堂幻抬起头小声说:“好像我们学校有人在洗脸时睡着了,差点被水淹死,学校大概是以为我们会纷纷想不开效仿他,所以……”他没想到金听了这句话后放声大笑,一时间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紫堂幻小声制止着:“别笑了,金,金,求求你别笑了,老师要过来了。”然后,校医就在金放肆的笑声里狠狠戳了紫堂幻一下:“紫堂幻,你为什么不好好听讲,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碰上意外?”

紫堂幻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气,原来刚刚整张脸埋到枕头里了。宿醉加上喘不过气让他的大脑昏昏沉沉的,他半闭着眼睛,垮着肩,垂着手在床单上摸索刚刚扎到自己的东西,原来是钱夹,就先放在桌子上吧,突然,紫堂幻揉眼睛的动作停下来了,他用两根手指夹着钱夹放到眼前,恐惧感使他瞬间清醒,他心存侥幸打开钱夹,发现照片果然不见了。

紫堂幻抓抓头发,叹了一口气,总之先看看这是谁的吧,应该是昨天和别人拿错了。十秒钟后,紫堂幻抓着钱夹面如死灰,不对,应该说是抓着银爵的钱夹面如死灰,世界末日好了,冷静,紫堂幻,说不定世界上的某个角落真的有时光机呢,先不要慌。

紫堂幻很轻易就发现了扔在枕边的手机,这让他感到好受了一点,他定了定神,拨通银爵的号码。电话另一端的银爵昨晚也喝了不少,他费力地听完紫堂幻一通缺少逻辑的描述后用饱含睡意的声音说:“好的,我给你找一下,好的,我保证不打开,嗯,我找到之后,就,直接给你。”

紫堂幻听着那边布料摩擦的声音,居然觉得这样这样的银爵有点可爱,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抓着床单,心中第不知道多少次后悔自丢了钱夹,明明有这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为什么就不能注意点呢。

就在他纠结这个时,卧室的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了,一个半裸的银爵走了进来,紫堂幻的手机滑落在床单上。

银爵解释说:“昨天我们都喝醉了。”

紫堂幻忍不住往上拉了一下堆在腰部的被子。

“所以我把你送回来之后就睡在客房了,我没有找到合适的换洗的衣服。”银爵说到这里才觉得局促,紫堂幻没忍住笑了起来,银爵问:“钱夹,还能找到吗?”

紫堂幻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不过现在看来没有刚刚糟糕了。”面对银爵的疑惑,他笑笑说:“我不喜欢现金支付,里面只有一点零钱和一张照片。”银爵明显松了一口气,紫堂幻一边给昨天的酒店打电话,一边到衣柜那边给银爵找衣服。银爵的目光落在木质柜门下露出的赤裸的双脚上,会是什么照片这么重要?

紫堂幻打量了一下套着自己的休闲上衣的银爵,偷偷偏过头笑了起来,银爵有点无奈地扯了扯上衣,也笑了。但是,紫堂幻还是带他去公寓旁边的商城买了衣服,银爵明显对一个印着巨大的切·格瓦拉头像的白体恤相当有好感,最终两个人穿着一样的上衣出了商场,还被人偷偷拍照,可以说是非常醒目了。

酒店的相关负责人说昨天确实在房间里发现了钱包,他们就一起去取,这时才发现两个人的车都还停在酒店里,昨天大概是坐计程车回来的,今天只好再坐计程车回去。自从高中毕业好多年,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坐到一起,一时无话。路过这座城市重点打造的文化墙时,紫堂幻突然说:“我看到你的作品了。”

银爵也往外看了一下,说:“只是一部分,应人要求画了一部分人物。紫堂幻笑着说:“这真是他们失策。”

“为什么?”

“文化墙本来就是给大众看的,现在有太多人只追求“画得像、弹得快、唱得高”,说不定认为你的涂鸦是来骗钱的。”

银爵突然问:“你把我的钱夹带来了吗?”紫堂幻递过去后,银爵打开夹层,掏出一张被折成方块的纸,一边打开一边说:“事实上,我最满意的作品就是超写实主义风格。”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紫堂幻都以为手中拿的是一张照片,他对着画上的少年看了又看,忍不住问:“这是我吗?”
       “是,”丝毫没有察觉哪里不对的银爵说:“在从Banksy Tunnel回来的路上突然想到你,就画下来了。”紫堂幻把头靠在前排的座椅上,说:“现在我不想理你。”

银爵:????

到了酒店,发现遗留在那里的钱夹其实是金的,里面还有格瑞的黑照。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金简直要被吓死了,在电话里求他们不要告诉格瑞。紫堂幻答应他会悄悄把东西送过去不让格瑞知道后,银爵提议沿昨晚的路再走一次,反正今天是周日,紫堂幻就答应了。

这次他们没有叫计程车,像还在高中时一样骑着自行车沿着模糊的记忆往回走,顺便还拐到老校区去吃了顿晚饭。

回到公寓后,两个人第一时间去洗了个澡,然后银爵对于没有找到东西表达了愧疚,后来根本就忘了找东西的紫堂幻把擦头发的毛巾折好放在腿上认真说:“没关系,现在照片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大概是因为这张照片是偷拍的别人所以不想被人看见。现在想想,被陌生人捡到就捡到吧,反正他们也不认识我。”

紫堂幻笑着说:“谢谢你愿意陪我找一张照片,也许什么时候我会告诉你我偷拍的是谁。”

他刚说完,银爵就感觉自己的拖鞋碰到了什么东西,他弯腰从床下捡起一个钱夹。

“不准看!”


评论(1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