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哨向]黑暗哨兵预备役堕落记事(六)

有一瞬间,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是特殊的那一个
OOC     OOC     OOC
私设阿赛尔原名就是阿赛尔(……)

安岩的申请引起了极大的重视,经过了几天的全身测试后,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安岩就被派去带孩子了。没错,就是带孩子,哨兵觉醒的平均年龄是16岁,但是也有意外,安岩看着面前七八个十来岁左右的小孩儿陷入了沉默,旁边的负责人江小猪忍俊不禁:“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这可都是塔里的未来啊。哨兵觉醒越早实力就越强知不知道。”
安岩的体质非常特殊,塔里的考虑是在没清楚他的价值前还是留在安全地带比较好。况且安岩与哨兵之间的链接极为薄弱,稍加刺激就会断开,就算是和小哨兵意外建立了链接也不影响哨兵们未来与更高适配度的向导进行结合。
很快,安岩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从前塔内的未结合哨兵只能接受来自安岩所在的部门浅层疏导,现在安岩能和孩子们进行短期结合然后进行深层疏导。这些孩子们有些已经进化出精神体,安岩看着这些还是幼崽的动物,内心一片柔软。人长大后,戒备心增强,精神体一般不会被放出来被人看到。
孩子们去吃晚饭时,安岩走到空无一人的训练室坐倒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他靠着一台测量射击精准度的机器打开手上的投影面板,上面显示的是塔内总部最靠前的哨向排行表,安岩的视线滑过这一个个受尽追捧的姓名,原本很靠前的丰绅殷德消失了。安岩盘起腿支着下巴陷入沉思,就在他想到丰绅殷德对神荼说的话时,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安岩哥?”
安岩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时发现原来是最近疏导过的一个哨兵,好像是叫“阿赛尔?”阿赛尔看起来大概十三岁的样子,按理说安岩是不被允许接触到他这个年龄的哨兵的,但是不久前安岩在去领报告表时碰到了看起来精神暴动的阿赛尔,当时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安岩只能先替他疏导,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安岩问面前同样盘腿坐下的阿赛尔:“你不去训练,怎么跑这边来了。”阿赛尔长长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安岩哥,那边的哨兵特别烦人,我的成绩一超过他们,他们就组团来找我事,我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时间,你就别提训练的事了。”安岩点点头,过了一会说:“这里把人逼得太紧了。”阿赛尔突然凑近,有点夸张地说:“哇,安岩哥,你也这么想啊。那你想不想出去啊。”
安岩说:“怎么可能出去,又没人要我执行任务。”安岩感觉自己语气好像有点发酸,真该死,他原来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和神荼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的,没想到被人往这里一扔就是一个月。
“可以哦,”阿赛尔一双大眼弯成月牙的形状“只要安岩哥想就可以哦——”他的话突然被手腕上终端提示的声音打断,冰冷的电子女音说:“学员Q,请速到任务中心报道。”阿赛尔“啊——”了一声,抱怨道:“我还没休息呢。”他一边关掉终端一边拖着长音说:“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把提示音变得温和一点呢。”
“注意安全。”
阿赛尔用清亮的少年音轻快回答:“我会的,安岩哥,你不要把我跑到这边告诉别人哦。”
“放心吧!”安岩拍了一下胸,阿赛尔顿了一下,依旧说:“还有名字,非说不可的话就说我叫Q。”安岩忍不住问:“你这句话说了好几遍了,为什么只能叫你Q呢。”
阿赛尔愣了一下,然后站起来笑着说:“也没什么啦,安岩哥,阿赛尔是我从前的名字,Q是塔里给的名字,更加正式嘛。而且从前的名字如果被有些人听到我就被认出来了。”安岩记得阿赛尔说过自己是孤儿,没有亲人,忍不住问:“被人出来不好吗?”
然后安岩依稀看到看到这个沐浴在傍晚暖烘烘霞光里的少年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因为我要给他一个大惊喜,被发现的话就不好了。”说完这句话后阿赛尔又回复了轻快的语调:“我走啦,安岩哥。”安岩冲他挥挥手,看着他灵巧地翻窗而过,在这一层窗口一跃而下,安岩再次感叹一下哨兵们变态的身体素质,他自己站起来时由于长时间坐着导致双腿失去知觉差点跪下。
没开灯的训练室渐渐暗下去了,安岩干脆躺在木质地板上感受到冷意一点点浸透衣服。这些天来,作为实验对象,他接触到好多人的精神图景,它们的主人在安岩面前毫无抵抗能力,安岩能轻而易举地看到这些人最隐蔽的内心,安岩忍不住翻了一个身,驱赶不好的回忆,黑暗中,他的眼微微张开,想起神荼的精神图景,那是一片冰天雪地,干净到不可思议,安岩帮助他浅度梳理时曾经窥到那种壮丽磅礴景色的一角。
那时自己好像站在齐膝的雪中,被彻骨的寒意和飘落的雪花裹挟着,可那是安岩看到过的最真实的图景,真实到他有一瞬真以为自己要被冻死在这里了。包妮璐说神荼从不接受精神梳理,安岩又翻过来,看着模糊不清的天花板轻声说:“我真的以为我是特殊的那个。”

评论(13)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