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哨向]黑暗哨兵预备役堕落记事(四)

请向导们随意向哨兵们微笑,展露自己二货的一面也没关系哦,因为你的每一个可爱的表现都是对方成为黑暗哨兵路上的巨大障碍
OOC预警    
我永远喜欢荼岩

下飞行器的时候,神荼看起来神色如常,倒是包姐等人一脸复杂地看着安岩像小媳妇一样一脸紧张地跟在大踏步走的神荼后面。
神荼突然停下来,一手止住差点撞在自己背上的安岩,说:“包姐,你们去汇报任务,我还有事。”安岩就在包妮璐“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这对狗男男快滚好吗”的目光中被神荼拖走了。
“嗯嗯,是的,他的精神测评确实很高,但是——”张天师皱了皱眉“太不幸了,他和哨兵的适配性低到无法想象,换句话说他和哨兵只能有短期结合。”
“那为什么不让他进入负责引导未结合哨兵的部门?”
“嘶,确实,他精神力很高也不会和人有长期结合,作为短期向导再好不过,但是这是塔内的规定,规定一向如此,按规定他只能被评为C,然后作为一个被嫌弃的三等兵过完这一生,不会有哨兵同意和他结合的。”张天师一脸为难。
“一直这样就对吗?”
“唉,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张天师神色复杂“现在塔里很多人都认为丰绅殷德会取代你成为黑暗哨兵预备役。”神荼对此毫不关心,张天师还是拉着他劝道:“历史上可以查到的第一位黑暗哨兵是怎么产生的,他的进化出现在目睹自己向导被吊死的全过程。他之后的所有黑暗哨兵都是在自己的向导死后才开始向黑暗哨兵的进化的。”说到这里,张天师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丰绅殷德的向导固伦小姐在执行任务受了重伤,可能再也不能作战了,塔里就有人想既然这样倒不如直接把固伦小姐杀了,好逼丰绅殷德成为黑暗哨兵。”
“我的幻觉又出现了,先去白噪音室治疗。”神荼打断他,张天师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直摇头,抱怨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神荼的突然转身吓回去了。
神荼问:“他对我的精神触手很敏感,怎么解释?”
张天师挠挠头,说:“这,我不知道啊。”
“没有先例?”
“先例也是有的,但是理论也解释不了。”张天师又说:“神荼,要是什么都能用理论解释,都能用理性控制,这个世界也太无聊了。”啊,神荼该不会是……或者是……还是……我就说当黑暗哨兵有什么好?虽然幻想很美好,但是张天师从自己臆想的凄美爱情故事中醒来时面前那还有神荼的影子,他愤愤地说:“臭小子好歹听我把话说完啊,非要自己吃点苦头。”
神荼的独立医务室和白噪音室之间有一段不短的长廊,走廊两面泛着金属质冷光的墙体上是一面面可以看到病房内部景象的长方形玻璃窗,在穿行这个走廊时,原本直直看向前方的神荼突然若有所感,视线稍微偏向了身体一侧的玻璃。
病房内安岩正坐在正对着玻璃的病床上,他晃着耸拉在病床外裹着病号服的小腿,正努力和记录测试数据的护士小姐搭话,感受到神荼的目光,他突然抬头看向玻璃窗,并在第一时间冲神荼挥挥手,冲神荼露出一个在对方看起来很傻的笑容。笑容还没完全展露,安岩就想到了自己被人一路提来检查的屈辱,笑容瞬间僵到脸上,并且慢慢变成一种气鼓鼓的样子。
还是那种面无表情死样子的神荼想:这个二货未来的哨兵肯定不会感到无聊,闲来无事时只要看看他这张傻脸就好了。

评论(24)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