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哨向]黑暗哨兵预备役堕落记事(二)

OOC是我的   荼岩棒极了
不要随便问向导的名字,这是一个黑暗哨兵堕落的开始
神荼:……

如果再给安岩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答应那位研究员小姐姐的调研。谁能想到分部里的几个表面最为忠心骨干会勾搭上敌国呢?现在雪已经停了,在原地都能看到两个国家交界的落着一层白雪的界石看来马上要出国境线了。不过,这些人也是倒霉,没想到THA原本要来作指导的几个精英向导在半路上耽误了一下,只好临时抓了几个学员,竟然没有一个向导到了A级,看来是不会让塔里追来的哨兵忌惮了,安岩刚刚感受到了一个哨兵的精神触手,不到几秒的接触就已经能感受到哨兵恐怖而又深不可测的实力了,只能说这帮人运气不好了。
突然,这群人稍微停了一下,这里可是山峡最好打伏击的地方,安岩皱着眉想:他们这是疯了?领头的两个人不仅是科学家也是实力不错的哨兵,他们对着一边的山崖指指点点,安岩听到他们说上面有两个哨兵一个向导,跟了好久了,接着这些人得到一个结论:塔里的人不攻击是因为忌惮人质,再说只有两个哨兵,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不对,安岩的余光扫向相反的方向,他们没有发现最恐怖的一个,光是悄悄打量那个哨兵可能存在的地方都能感到背上汗毛直立。他大概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救我们,可是这些人马上就离开国境线了,等到了另一边会有人来保护这些背叛者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背叛者的头子说:“我看到那个领头的哨兵了,他娘的还是个女的。”说完后,他拿枪顶了一下某一个人质的后腰:“你,走前面。”安岩巴不得这句话,忙摆出一副怕死的脸催促其余三个人质往前走,有个女孩实在走不动,安岩就推着她,自己走在最后面,背叛者原来顶着人质的枪口现在离人有一段距离了,安岩咬着牙,拼命推着其余人往前跑,背叛者发觉不对了,大叫:“站住!”
安岩大喊:“跑,快跑啊。”
领头的包妮璐直接从崖上冲了下来,背叛者纷纷冲她开枪,都被她躲过了,就在这时,背后的神荼突然出现,轻轻松松就拧断了三个人的脖子。一时枪声大作,血花飞溅。
人数上的差异使场面一时有些不妙,安岩躲在石头后探头来看,差点被伤到,原来是几个哨兵缠斗着倒在了这里,安岩终于见到了这个牵制了大批背叛者的哨兵的样貌,倒是意外的年轻俊朗。
年轻俊朗的哨兵对他这种在旁观望的行为好像有点不满,安岩注意到对方是不是就在攻击的间隙投来一眼。被这么注意着安岩也只好给自己打气,尝试着用精神触手去攻击背叛者的大脑,出乎意料的成功,如果不是情况危机,安岩都想和人抱头痛哭了,很快,哨兵的短剑如愿收割了敌人的生命。
神荼站起来,包妮璐朝他做了个完事的动作,他走了两步又转回来,一把把瘫在地上的安岩提起来:“你的名字?”

评论(2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