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哨向]黑暗哨兵预备役堕落记事(一)

成为一名黑暗哨兵是神荼一直以来的目标
直到他遇到了安岩     
荼岩棒极了
OOC   OOC   OOC        

枯燥的阐述理论的声音突然停下,年迈的讲师问:“在座的都是哨兵中的佼佼者,我也不拐弯子了,若日后为了保护塔和自己的向导之间选一个,你们选哪一个?”
大部分学生们齐声答道:“保护塔。”整齐划一的声音在不小的会议室里回荡,有人小声迟疑地说:“尽量保护好向导吧。”讲师冲那些小声的哨兵微笑然后转向一直沉默的神荼,问:“神荼,你的回答呢。”
“抱歉,这道题对我没有价值,我不会有向导。”这个最小的学员的发言让教室安静了下来。讲师拿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细细擦拭,缓声说:“如果可以,神荼,我希望你能放弃成为黑暗哨兵。”
“谢谢您的好意。”少年的眼睛像是高山上常年冰封的湖泊,在长且浓密的睫毛掩饰下闪着冰冷固执的光。
狂风卷着厚雪向人身上砸来,带队的包妮璐咬牙放下手中的双筒望远镜,这是她的爱物,边角已经被磨出了褐色的颗粒状也没被放弃,包妮璐把它塞入自己身侧的包,翻身靠住一块石头,在厚重的口罩下说:“八点钟方向,具体距离未知,目测2公里。”神荼闭上双眼,片刻后说:“1.8公里,十六人”
身边的两个队员看向神荼,表情复杂,包妮璐说:“全上头的命令是一个不留。”说完她停顿了一会,加了一句:“敌人只有十二人,其余是被挟持的分部的向导学员。”那两个学员忍不住感叹:“那难度可大了,要截住人还要救人。”
神荼神色一凛,看向包妮璐,包妮璐隔着口罩,面色沉稳和他对视。神荼移开视线,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被劫持的可能只是最低级的向导或普通人,高层为了不放走一个敌人,肯定是下了不顾人质的命令。包妮璐知道离近了骗不过自己的感官所以提前表示出自己救人的意愿。
但是,这都和自己没关系,神荼带着皮质手套的手按在腰间半出鞘的短剑上,他大脑一片清明,不论是周围飞舞的雪花、身边的队友略带紧张的呼吸还是远处那一对艰难行走的敌人对于他来说都是被放慢了速度的,缓慢到被看清了所有轨迹的,没有一丝威胁的,解决对方绰绰有余。
正在神荼放开感知,细细检查对方的武器时,一个被赶到一个队伍前头的人质仿佛若有所感,突然侧头看了一下自己刚刚被神荼的精神触手碰到的肩头。他的这一动作让神荼呼吸一滞,迅速收起了自己精神触手。
晚了!那个人质深褐色的眼睛直直看向了神荼藏身的方向,神荼满脸皆备,单手朝身边唯一的向导做了一个手势,向导立刻树立起精神屏障,在众人的注视下,神荼拉下口罩,冷冷说:“我怀疑对方队伍里有一个S级向导。”
一直被认为是C级向导的安岩:???

评论(16)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