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来自雷安党的诅咒

又名《一脚踹进民政局》和《求求你们快结婚吧》……
其实是满足我与小伙伴的催婚心理
诅咒就是雷安在今天无法攻击对方
雷安日快乐~

早晨,闹铃响后,饶是不太敏锐的安迷修都对今天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有关雷狮的,不详的预感。
洗漱时,面前的系统面板突然弹开,可爱女孩子的提示音让安迷修不自觉微笑起来,提示音说道:“亲爱的骑士,今天是四月五号,是一个对您来说很特殊的日子,希望您能有愉快的一天。”当安迷修伸手拿毛巾时,提示里卡哇伊的声音难掩激动:“今天适合和紫色眼睛又霸道的男孩子谈恋爱而不是打架哦~”
安迷修手里的毛巾滑落在地上。
没什么不对劲的,安迷修这么告诫自己,像往常一样去打怪刷积分,没关系的,这里很隐蔽,只要度过今天(不见到某人)就可以了。然而在找到安迷修这件事上,某人有着比佩利更为敏锐的嗅觉。
卡米尔一看自家原本兴趣缺缺冷着一张脸的自家大哥现在肆意勾起的嘴角就明白,安迷修就在附近,于是就主动说:“大哥,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积分的怪物。”雷狮也不回答,武器在空中划过一个很有力道的半弧,落回肩头。其余几个人只看到他矫健灵活的身躯在面前几个起落就消失在悬崖下,佩利忍不住说:“好快,老大越来越厉害了,真想和他打一场。”卡米尔的眼睛从帕洛斯有些发白的脸上移开,耳中听到帕洛斯低声说:“不要找死,傻狗,你不是对手。”
“这不是白痴骑士吗?”熟悉的低沉声音让安迷修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事实上,早在感知到雷狮嚣张气息的那一刻安迷修就做好了警备。
明亮张扬的雷电嘶鸣着包围了紧握双剑的骑士,暗紫色的眼睛对上亮绿的,他们很少在打架时废话,这一点倒是颇为默契。安迷修脚下用力,双剑撕裂空气而来,剑气吹起了雷狮眼侧的头发,他索性闭上眼睛,单凭本能挡住这一击。出乎意料,准备迎接锋利剑风的雷狮只感到空气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只有一股弱风轻轻吹过自己的下巴,雷狮睁开眼,只看到褐色的飞舞的头发,好像有一缕还扫过了自己的嘴角。
好像是慢动作回放一样,雷狮就这么被怀里的白痴骑士扑倒在草地上,这是什么恶心的发展啊,雷狮非常想把怀里硬梆梆的汉子揪出来暴打一顿。但是,很显然,直男安迷修的反应更为激烈,他一下子从雷狮身上跳起来,绯红的气急败坏的脸使他看起来好像被雷狮做了什么说了会被Lofter屏蔽的事情一样。
两个感觉被恶心到的人又向对方攻去,这次雷狮也感到不对劲了,他的杀伤力极大的雷电像是被安迷修驯服了一样,轻柔地缠在对方劲瘦的腰和大腿上,磨磨蹭蹭就是不攻击。安迷修这家伙简直像个醉汉,双剑看似很有气势但是一点用都没有,别说是攻击雷狮的弱点了,它们连雷狮的衣角都碰不到。
这场比试以安迷修不知道第几次撞到雷狮怀里告终,再一次被扑倒在草地上的雷狮看着头上的天空淡淡说:“没想到正义的骑士有这种癖好啊。”安迷修喘着气一下子爬了起来并一下子倒在雷狮身侧的草地上,在这一块完好的草地周围,大片树林被连根拔起,四周一片狼藉仿佛台风过境。
休息了一会后,安迷修终于喘匀了气,生气地说:“恶党果然是恶党,明知道我们伤不到对方还要攻击,你不攻击我怎么会倒在你那里这么多次啊!”说到这里安迷修自动消音了,好像哪里不对,见雷狮不说话,安迷修只好自己找话题:“真不知道你的手下是怎么忍受你的。”雷狮略微侧过头,安迷修直接对上他此时没有什么情绪的俊脸,那双暗紫色的眸子在近处沉淀着深浅的光影。太近了!安迷修想要侧过脸,却怎么也移不开视线,只能和雷狮对视。
“关你什么事?”低沉磁性的声音让安迷修有一种正在被舔弄耳垂的错觉,他愤愤扭头,又被雷狮捏着下巴转过来,现在是闭眼睛还是不闭呢,安迷修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下一秒,雷狮就笑了起来:“喂喂,白痴骑士该不会认为我会亲上去吧,看你那这张傻脸还真是有意思啊。”
安迷修这下彻底生气了,他撑起上半身,想给雷狮一拳,没想到狡猾的狮子抓住他的拳头往前一带,两个人再一次草地上滚成一团,雷狮一只手按住身上安迷修的后腰,另一只手按住安迷修的后颈把他压向自己,心想:“我还是喜欢这样的走向。”安迷修迷迷糊糊地任由他把舌头伸进来,心想:“不详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