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有锋(二)

“你是我的家人吗?你是来,找我的吗?”
“是的,只是来的太晚了。”
我一个专注甜宠一万年的居然被自己虐到了……
QAQ我永远爱安迷修

雷狮半跪在孩子身边,迟迟没有动静,实在是因为这个孩子身上的伤口太多了,重重叠叠的伤口让雷狮不敢轻易将他移开。倒是这个孩子看出了雷狮的迟疑,轻轻说:“我不疼。”
雷狮真恨不能把伤他的人挫骨扬灰。周围一片荒凉,雷狮就把孩子先移到奴隶主的飞船上,孩子坐在床上小声说:“谢谢您的救助,我叫安迷修。”正在翻找医药箱的雷狮闷声说:“我知道。”身后好久没有声响,雷狮转身就看到那双异常明亮的绿色眼眸,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安迷修用稚气的惊喜的声音问:“你认识我!那你是我的家人吗?你是来,找我的吗?”
雷狮觉得不知名的情感像狂躁的海水一样在体内翻涌着寻找一个可以发泄的出口。他以从未有过的轻柔力道包裹住孩子赤裸的垂在床边的双脚,说:“是的,只是来的太晚了。”
雷狮很少为别人包扎伤口,在这方面,小安迷修比他熟练的多,包扎完后,小安迷修继续用亮晶晶的眼神盯着雷狮,问:“你叫什么名字?”
“雷狮。”
“你以后不要再这么杀人了,雷狮,虽然他们也害死了很多人,啊,我能叫您雷狮吗?”
“可以。”沉默一会后,雷狮让安迷修躺下睡觉,孩子立刻就躺好了,明显的讨好让雷狮意识到他有多害怕被抛弃。
之前不是没问过安迷修的过往,只是这个白痴骑士摆明了不想说,每次都轻描淡写搪塞过去,雷狮只知道他父母双亡,十岁时被师父收养。想到这里,雷狮放在膝上的手暗暗收紧,这时,身后一阵轻响,孩子悄悄挪动过来,直到碰到雷狮的背部才松了一口气。雷狮直接躺在床上将孩子抱在怀里,好小,他怎么这么小,安迷修明明说自己已经九岁了,可是怎么好像才六、七岁的样子,尖锐的骨头扎的雷狮生疼。
另一边,安迷修告诉卡米尔:“不要再找了,我知道雷狮在哪里了。”卡米尔连忙问:“大哥在哪儿?”安迷修沉默了一会,被拥抱和被保护的感觉好像还在,让人温暖的眼眶发酸,他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他回到了过去。”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