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幻]复数

不好吃的糖,慎入
私设紫堂幻回到主角小队身边
主银幻,有瑞金
吃晚饭的时候,金突然神神秘秘地说:“我今天要给你们一个大惊喜。”此话一出,霸道如凯莉,淡定如格瑞都面色一变。
果然是大惊喜啊,紫堂幻看着漆黑的天幕想。旁边凯莉狠狠敲了一下金的脑袋:“笨蛋啊你,白天阴成这样晚上怎么可能会有流星,你居然让我们三个陪你睡露天,想死吗?”金可怜兮兮:“可是系统是这样预测的嘛,凯莉~”凯莉撇撇嘴:“管它是真是假,本小姐才不会和你们三个男生睡一起呢。”说完,灵活的星月刃就挑起床铺,凯莉坐上去,离他们远一点。
金笑着说:“什么嘛,凯莉这么说,不还是陪我们看星星吗?”不一会,紫堂幻就发现凯莉的离开是多么明智的选择了,格瑞和金是一切单身狗应该远离的存在!先是金凑向格瑞,喃喃道:“有点冷。”格瑞面无表情地用被褥把他裹成一个卷,然后金就咯咯笑着掀开被子把格瑞也裹了进去,两个人在柔软的被褥中滚成一团,在听到金小声抱怨“格瑞你咬到我了”的时候紫堂幻果断指挥小斯巴达把自己的被褥移走了。
紫堂幻不敢离得太远,他知道银爵现在一定在找自己,找自己这个背叛者。这么想着,他踩到了一个人的腿。被踩的那个人敏捷地起身扑倒紫堂幻并且捂住了他的嘴。或许是对紫堂幻满眼的惊恐感到惊讶,他尽量温和地说:“不要害怕,幻,是我。”就是因为你是银爵我才这么害怕的啊,紫堂幻挣扎起来,身上的银爵皱了皱眉,他们的周围竖起了淡黑色的屏障,一瞬间,不远处金的声音消失了,虽然被放开了,但是紫堂幻更恐惧了小斯巴达们也跳出来做出进攻的姿势。
没想到银爵的眼睛里却泛起了笑意,他有些怀念地说:“好矮。”紫堂幻终于意识到不对了,他仔细打量正用系统兑换的食物喂小斯巴达的人,是银爵没错,但是他穿着一件紫堂幻从未见过的衣服,长长的外袍下端散在地上,使他看起来更为优雅,但最大的不同还是他给人的感觉。紫堂幻很熟悉银爵,他知道银爵被仇恨束缚,时常感到自己要被银爵身上的戾气伤到。但是眼前的人并未给人太多压迫的感觉,他无疑非常强大,但是更加从容不迫,更为稳重。如果说之前的银爵是一把见血封喉的利器,那眼前的人就是宝剑配上了剑鞘,紫堂幻大着胆子询问:“你真的是银爵吗?”
眼前自称银爵的人短暂地笑了一下,淡淡的月光下这一笑让紫堂幻心率都不对了。
“也许有些难以接受,幻,我应该是从大概三年后过来的。”那一切就有了解释,紫堂幻紧张地问:“那你是不是不打算杀我了。”银爵沉默了一会突然俯身靠近,紫堂幻手脚并用往后躲却被一把扣住腰,被迫和人紧挨着。好近,紫堂幻迷迷糊糊地想:这是什么奇怪的关系。正在他不知所措时耳边银爵说:“有人在看我们。”紫堂幻瞬间清醒了,一侧头就看到旁边不远果然还站着一个人,银色的短发四处翘着,不是银爵还是谁?该不会是来处决自己这个叛徒的吧。
屏障外的银爵一只手臂上早就缠上了铁链。屏障撤去后,他的杀气激的紫堂幻双腿发软。银爵看着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问:“你是谁?”仍然揽着紫堂幻的腰的银爵说:“我就是你,小鬼。”话音刚落,就有铁链攻过来,但是同样被铁链制住了。
“喂,小鬼,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淡黑色的屏障又出现了,这次是将三个人都包围起来,他继续说,只是声音越来越轻,紫堂幻也觉得腰上的力道也在减小“对这个时候的幻好一点。不然就等着后悔吧”
淡黑色的屏障消失了,紫堂幻听到了不远的地方金呼唤自己的声音,格瑞的烈斩已经隔空扔了过来,阻止了银爵伸向紫堂幻的手,银爵在走之前说:“真是意外,那家伙居然这么叫你。”
金气鼓鼓地说:“笨蛋紫堂,你怎么不喊我们啊。”紫堂幻把头埋到自己的手臂里,闷声说:“对不起。”凯莉“咦”了一声,说:“不过这家伙也没有攻击的意思啊。”小斯巴达们嚼着银爵给的食物点点头,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都没有。

评论(3)

热度(71)